【榮格經典:《分析心理學的理論與實踐》】01

導言

本書雖名為《分析心理學的理論與實踐》,事實上是1935年榮格在倫敦的塔維斯托克診所(Tavistock)所做的系列講座演講稿及問答集。本書共分五講,我在幾年前曾經概略地討論過它(詳情請點我)。鑑於本書的重要性以及他對初學者的親近性,我將重新介紹本書並逐講摘錄重點,分享給所有想要親近榮格理論的初學者與朋友們。演講本文我會盡量摘出整理,問答的部分則根據其重要性選介,想瞭解詳情的讀者可自行查閱全文。

第一講

主持人米勒醫師稱讚榮格將哲學與心理學大膽結合起來的廣闊視野,並認為他的心理學恢復了價值的觀念【編注:這是因為榮格相信,潛意識會補償意識的錯誤態度,從而具有了倫理學的價值。】以及人類自由的觀念。榮格的演講內容於下段開始。

榮格表示,他此次的演講目的是要敘述自己的原則與觀點,並非要挑戰佛洛伊德與阿德勒的貢獻,他希望聽眾們都能像他一樣充分明白這兩個人物的長處。

關於這次演講,他要談的主題有兩個:第一,關於潛意識心理構造及內容;第二,關於研究前者的方法,包含詞語聯想、夢的解析、以及積極想像。

他強調,不管演講內容提了什麼,它都是一種尚待完成的東西,他很少採用新理論,因為他渴求新的事實更甚於對這些事實的思索。儘管後者是令人愉快的智力消遣,但每一種事實都是一種新理論,而當前的心理學還很幼稚,離成熟非常遙遠。因此最使他煩惱的是事實,而不是理論。

首先,心理學是一門關於意識的科學。其次,它也是潛意識心理的科學。潛意識一如其名,是無法直接探索的,所以我們只能與意識打交道,而意識的產物源於潛意識。意識是很特別的東西,它是斷斷續續的現象,人類生活的五分之一,乃至二分之一都在潛意識狀態度過。我們的早期童年就是潛意識的,每天晚上我們也都會陷入潛意識中。意識正如廣大的潛意識領域的表面或表皮,而潛意識的內容則是未知的。我們不知道潛意識的疆域有多廣,所以任何的結論與陳述都只能用一種虛擬的方式來進行。

意識這個心靈現象具有狹隘的性質,他只能很少地包容並存的內容,剩下的一切都屬潛意識。我們的意識太狹窄,只能窺到存在發出的閃光。這正如透過小孔,只能看到一個特定的範圍,餘下的一切便是黑暗。意識完全是對外部世界的知覺和定位的產物。17世紀和18世紀初的英法兩國心理學家力圖從感覺中去獲得意識,佛洛伊德則是從意識中去獲得潛意識,這遵循的是同一理性路線。

榮格說他自己則不是如此,他認為最初的東西顯然是潛意識,意識是從潛意識狀態中呈現出來的。天性最重要的功能是潛意識,意識不過是它的產物。意識是一種需要做出極大努力來加以保持的狀態,有意識的狀態會使人倦怠,會使人精疲力竭。意識差不多就是一種不自然的努力。

另一個與意識相關連的事實是自我,如果沒有一個與意識相關的自我,就不會有東西被意識到。自我是一種複合的東西,首先是對自己的身體、自身存在的一般意識。其次是你的記憶材料,你對已有的一連串記憶的某種觀念。這兩類就是自我的主要構成物。因此自我也可以視為精神事件的情結,就像磁鐵一樣,會從潛意識吸取內容,也從外部世界吸取各種印象。因此榮格說,在他自己看來,自我是一種情結。如果自我分裂了,事物就很難進入自動複製的歷程,因為中心已經碎裂,心理的各個部分有的歸於自我的這一碎片,有的則歸於另一碎片。所以在精神分裂症中,人們常可看到一種人格急速地變為另一種。

意識中可分辨出很多功能,這些功能把意識區分為內、外兩個精神領域。外部領域是一個定位的系統,處理感覺功能給予的外部事實,反之,內部系統則居於意識內容與潛意識假定過程之間的聯繫系統。

先談意識的外部功能。首先,我們有感覺,也就是感官功能。感覺告訴我的是某物在那裡,它並不告訴我某物是什麼,以及與之有關的他物,它緊緊告知某物存在。其次則是思維。思維會給事物以名稱與概念,因為思維就是理解和判斷(德國心理學家稱之為統覺)。

可被區分出來的第三個功能叫做情感。情感告訴你的是事物的價值。例如,情感告訴你一件事情是喜歡還不喜歡。它告訴你一件事物有何價值。有鑑於此,我們的知覺和統覺就不能不帶有某種情感反映。它像思維一樣都是理性的功能,很多人並不相信,覺得情感一點都不理性。

第四個功能的範疇是時間,事物有其過去並有其將來,它們從某處來,向某處去,但你卻不知道它們的來處與去向,你有的只是美國人所謂的預感。直覺這個詞逐漸地成為英語的一部分,但在很多國家還不存在,我們稱為直覺。這個功能似乎不可思議,它是正常情況下不會用到的功能。生活向自然狀態敞開的人會大量運用直覺,在未知領域冒險的人也是如此。在你必須處理陌生情況而又無既定的價值標準可遵循時,人就會依賴直覺功能。這是種非常神秘的功能。

心理功能通常受意志的控制,至少人們希望如此。但它們也可以被壓抑,被選擇,被強化,被意志和意圖所引導。但這些功能也能以不自覺的方式起作用,也就是替我們感覺或思想。我們不能對情感、思維或任一種心理功能加以支配,沒人可以說:我不要思想。也沒人可說,我不要感受。

當然,偏好是可能的。佔主導地位的功能會給每一位個體特有的心態。我們可以畫一個功能的十字圖,中心是自我(E),它有可供支配的一定能量,即意志力。在思維型的狀況中,意志力被導向思維(T)。這樣,情感(F)就得放在下端。因為當你思想的時候,你就得排斥情感,正如當你感受的時候就得排斥思維一樣。這兩種不同的功能是相互衝突的。

榮格:功能十字圖。
愛智者書窩自製圖,引用請註明來源

感覺(S)與直覺(I)的情況也是這樣。它們是如何相互影響的呢?當你觀察物質事件時,你不可能在同一時間看到視野以外的東西。當你觀察一個正在運用感覺功能的人時,你會看到他的眼睛聚焦在一個點上。當你處於一種直覺狀態,你通常不再注意細節,你會竭力把整個情景收攝進來,直到某種東西突然整個地出現在你面前。

那麼思維佔主導地位的人是否很難察覺其情感呢?不,恰好相反。榮格表示,低級功能不可為人的意識所區分。能被意識加以區分的功能是由意圖或意志所控制的。真正的思想家可以用意志來指導思維,他能控制自己的思維,不讓自己成為思想的奴隸。但情感型的人永遠也做不到這點。他不能擺脫他的思想,思想佔有了他,思想對它有極大的誘惑力。而理智型的人卻害怕被情感所抓住,因為他的情緒有一種古老的性質,他是自己情緒的受害者。

我們也同樣害怕自己的低級功能。如果你看到一個有理智的人極其害怕墜入情網,你會覺得他的擔憂很蠢,但他卻是對的。因為他若陷入情網,肯定會做出愚蠢的舉動。他會為愛情征服,因為他的感情只對遠古或危險的人起反應。這就是何以很多理智型的人傾向於比他們智力低的人聯姻的緣故。

低級的功能總是與存於我們身上的古老人格相聯繫,在低級功能上,我們都是原始人。在我們可被分辨出的功能中,我們是文明人並具有自由意志,但涉及低級功能時,根本談不到自由意志。有的只是裸露的傷口或敞開的門戶,任何東西都可能從中進入。

現在來談意識的內部功能。剛談到的那些功能不是用於處於自我之下的事物的聯繫。自我是漂浮在幽暗海洋上的一點意識。幽暗之物就是內部之物。我用下圖來說明。假設AA’是意識的門限,它與外部世界B有關聯。自我在此是不透明的,我們對於我們自己是一個謎。我們只知處在D中的自我,而不知道處在C中的自我。所以我們總是不斷地發現著關於我們自己的某種新東西。我們永遠不確定,這說明我們人格的一部分仍是潛意識的,它還在形成之中,我們並未完成,我們在生成著、改變著。但那種在後來的歲月裡方能出現的人格其實早已在此,只不過還處於黑暗中罷了。

榮格:自我
愛智者書窩自製圖,引用請註明來源。

所以,內在的頭一個功能就是記憶。記憶功能或者說複現功能,把我們與那些已從我們意識中消失的東西,與那些進入閾下或被丟失被壓抑的東西聯繫起來。我們稱為記憶的東西,就是這種複製潛意識內容的能力。

第二個內在功能就困難多了,榮格說,這裡進入了深水區,此功能的名稱叫做:意識的主觀因素(the subjective components of conscious function)。這是我們對人事物看法的主觀反應,意識功能的每一運用,不論對象為何,都伴有這種主觀反應,這些反應或多或少並不客觀公正。人們不願承認自己受制於此,而寧願把它們留在陰影中。這些東西無疑讓人討厭,所以我們不喜歡進入自己的陰影世界。文明社會中的許多人也自以為擺脫了它。

第三個內在因素不能叫做功能,它是情緒。情緒顯然不是功能,它們只是一些事件,因為處於情緒中,人會被帶走,會被逐出,原先高尚的自我被置於一旁而被別的東西取代。遇到這種情況,我們會說,某人中邪了!他發瘋了!人完全被迷住了!不再是自己,自制力降為零。

第四個重要的因素稱為侵犯(invasion)。在這裡,陰影的那一面,也就是潛意識的那一面具有完全的控制作用,所以他能闖入意識狀態。當其闖入時,意識的控制就處於最低點。在此狀態中,人被其潛意識所控制,只有在此意義上,才會被稱為病理性的。此時任何東西都可能從人的內部表現出來,原始人認為,那是由魔鬼或精靈對人的侵犯導致的,或者是某個人靈魂出竅了,因為他突然被奪走了。這種現象經常可以在精神病人身上看見。他們會在某段時期失去活力、失掉自己而置身於一種陌生的影響之下。這現象並非由疾病引起,而是正常現象,但如果這現象出現的頻率太高,把它當成神經症來談論也是對的。

問答

Q:情緒(emotion)與情感(feeling)的分別為何?

A:我把情感理解為一種評價功能,除此之外,沒有附加任何特殊意義。當涉及以生理性神經支配為特徵的狀態時,可以用情緒的(emotional)。但你此時測定的只是生理要素。我把情緒看成感染(affect),它對你發生作用,它干涉你。情緒會使你神魂顛倒,把你拋出自身,你發狂了。他們倆者的可能區別事情趕沒有機或可感知的生理性表現,而情緒則以變化了的生理狀況為其徵兆。但情感卻時時處於你的控制之下。情感型的人對你的影響可能是平靜的,情緒會使你激動。

Q:情緒和侵犯如何加以區分呢?

A:你有時會體驗到病理性的情緒,這些內容包括:從未有過的想法,例如恐怖和妄想。包含盛怒之下想要復仇的念頭,想謀殺他人的念頭,例如砍掉仇人的手腳等,這個現象就是潛意識的侵犯。當這些古怪的念頭出現時,就可以討論侵犯了。

Q:侵犯如何變成病理性的?它與藝術靈感和觀念創造之間的區別何在?

A:藝術靈感和侵犯沒有區別,它們是同一種東西,因此我才避免使用「病理性的」這一名稱。靈感雖然稀有,但它畢竟會發生。但病理性的東西也會以相同的方式出現,這就使我們必須區分兩者的不同。瘋狂是一個相對的概念。使精神病院數量急遽增長的不是精神病的絕對增長,而是我們不再容忍不正常的人。我記得我年輕的時候,生活中有很多我們後來稱為精神分裂症的人,但那時我們只覺得他們與眾不同。在我的出生地,有一些智能不足的人,但沒有人稱呼他們是「可怕的驢子」,只會說,「他很有意思」。同樣地,有些人把某些白癡稱為「呆小病者」(cretins),但其詞源卻是「他是個好基督徒。」

綜合評論

第一講的主題顯然是意識內外的兩個系統,居於其外的是今日讀者們比較熟悉的四種心理功能,居於其內的部分則比較罕為人知:記憶、意識的主觀因素、情緒、與侵犯(陰影/潛意識)。事實上,這樣的分層分類在榮格的其他著作中似乎沒有再被特別提起。

榮格一如以往,肯定了佛洛伊德與阿德勒的貢獻,事實上,從他的心理類型理論來說,造成觀點差異的正是心理類型,而不是誰更為正確的問題。侵犯功能被他列為精神功能領域的最底層,與集體潛意識相接。在第二講裡,榮格還會再說明這個部分,情緒和侵犯都是比自我情結更強大的東西。因此人是渺小的,人從來不是自己的主人,或者,只是暫時的主人。我們內在的黑暗遠遠勝過我們,那些以理性自居的人不僅是昧於現實,羞於承認的懦夫,同時也是自大的狂徒。

在懦弱且自大的雙重影響中,我們看見的是現代人的疏離感,是卡謬筆下異鄉人的原型。主角莫梭既不認識自己,也不認識他人。他帶著隔閡與世界相處,即使母親之死也無法觸動他的內核。

意識雖是人類偉大的成就,但只佔生活中的極小部分。正因如此,我們不由得對潛意識起了很大的好奇與敬畏。他提供給我們的是限制還是可能性?這點引發了深度心理學家的高度興趣。

(待續)

愛智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