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介紹:《正念父母》】

你將新生兒抱在懷裡,凝視她的臉。你看著她的嘴嘟起又放鬆,她的眼睛在眼皮下顫動,你看著她白裡透紅的皮膚、曲線柔美的耳朵、纖細的睫毛。試問哪個新手父母不是如此?我們檢視每個小細節,想要記住這張新面孔,將它刻在心上。對大部分父母而言,這時產生高度正念是極其自然的事,我們全神貫注在寶寶的臉上,同時也注意到每個小變化。我們感覺到臂彎裡小生命的溫熱,聽到她的呼吸,也注意到自己的感覺──也許是既欣喜又滿足。我們全然處於當下。

關於正念,新生兒能夠教導我們的事非常之多。大部分父母都能憑直覺瞭解,當我們花時間去認識寶寶時,某種特別的事發生了,即使從沒聽過正念的父母亦然。而這種「認識」,這種我們不得不做的「學習」,唯有當我們真的看見正在發生的事,才有可能。她怎麼皺眉了?她怎麼噘嘴了?她翻身時發出的小小聲音是什麼?如果我們沒有注意到實際發生的事,那麼所做的只是在建造空中樓閣。事實上,所有的學習皆是如此,所有的學習都是建立在正念的基礎上。我們需要將覺察力帶到當下的現實,只注意現實,不做評斷,也不抱持成見。

在其他情況下,我們都太容易不去費心做近距離的檢視。對於世界運作的方式,我們寧願倚賴舊思維,但這樣會讓我們更難以學習新事物,或更難以透澈瞭解事情。然而,有了寶寶後,我們憑直覺知道,這項任務太重大了。我們不打算倚賴舊思維,我們自然而然地想要確切認識自己的寶貝,也因此產生了巨量的正念。

每天認識你的寶寶

這種獨特的經驗,讓我們的正念練習始於一個十分有利的開端。即使你已經習慣於實踐正念,我仍然認為,談論一下初始經驗頗具意義,因為在你學習如何將這個新生命融入你的生活時,每件事都需要做些改變及因應。

經常會聽到大家開玩笑地抱怨嬰兒:「就在你自認為已經搞定他們時,他們又往前,又變了!」那是實情。寶寶一直在改變,尤其是最初幾週。有時我們會覺得,這種不停歇的改變,彷彿正在侵蝕我們成為稱職父母的企圖心。當上個星期還很有效的安撫策略,現在卻毫無作用時,我們可能會感到氣餒。但這種不停歇的改變,其實是我們保持正念的巨大助力:它迫使我們持續追尋、持續學習。

陪伴寶寶

寶寶迫使我們慢下來――簡直是停擺。對新手父母而言,這件事可能讓他們大感驚訝。我曾有過偉大的構想,想要在產假期間大展身手,只是沒料到,餵食寶寶竟然需要耗費那麼多時間。不誇張,連續好幾個小時!我連沖澡或煮水的時間都沒有,更別提寫小說和學西班牙文了,原本計畫得多美啊!

而且,不只是母親們會經歷到這種變慢的步調,父親們也會發現,每項任務都需要十倍的時間來完成,連做飯、洗衣這類最瑣碎的事,都變成重大的成就。這種步調的急遽變化,對我們的正念層級具有重大影響。

我們可能會注意到,自己的心思跑得比行動還快。我想起我姊姊,她在她的大兒子出生後不久,必須搬去墨西哥。她告訴我,每當她坐下來餵兒子吃奶時,她都會環顧房間,並且注意到所有待辦事項:「啊,對了,那個需要打包,還有那個跟那個……。」然後她只能順從事實,在接下來的三、四十分鐘,什麼事也不能做。

每件事都變慢了,所以你有時間注意到每項任務。你不會負荷過多的刺激,心緒也較不紛亂,因為需處理的課題較少,遭受的刺激也較少。你可能會歡迎這樣的改變,並享受變慢的步調,但也可能對照顧嬰兒這件事感到鬱悶。

社會讓為人母者求助無門

西方社會給新手媽媽的支援非常匱乏。許多父親在幾週的陪產假結束後返回工作崗位,但照顧寶寶的新手媽媽卻不能回到職場。她們與同事的交際變得困難,先前的許多社交活動不再可行。情況很可能是她幾乎不認識鄰居,而她的家人又住得很遠。經過親友紛紛登門道賀的最初階段之後,媽媽們可能會開始感到孤單,此時正是她們亟需實際協助及心理支持的時刻。難怪有這麼多媽媽覺得,養兒育女是一件孤立無援且令人沮喪的差事。

全年無休,隨傳隨到

當你在照顧寶寶時,沒有什麼事是理所當然的。你的寶寶需要你協助入睡、進食、移動,還有保持乾淨,她需要你提供數量剛剛好的刺激,白天(以及夜晚)她可能需要很多抱抱。你必須「一直」注意她的需求。即使不是你應當值班的時候,也得隨傳隨到。換一種說法就是:你時時刻刻都要對你的寶寶保持某種覺察力(或正念),即使你在睡覺也是!這表示新手父母處在一個可發展高層級正念的絕佳位置,因為我們持續不斷被帶回當下。

然而,必須持續留心另一個生命體,可謂極為累人。你的寶寶不知道或不在乎當下是下午四點或清晨四點,她就是需要你照料她,而你不能喊暫停,因為少了你的照料,寶寶存活不了多久。在身體方面,睡眠中斷會讓你虛脫,在心理方面,則有沉重的責任壓力,兩者加起來,可能會要人命。

全神貫注與廣泛覺察

我認為,寶寶能幫助我們更具正念,最終讓我們更加快樂。但若說此事發生得又快又容易,那就太草率了。真實情況是:當我們突然放掉所有慣常事務(工作、嗜好、社交生活),可能沒有領悟到,自己也正在放掉處世的策略。我們突然面臨這樣的狀況:不只必須與新生兒相處,也必須與自己相處,因而可能心神不寧。你可能會抗拒改變,可能會感到無聊、孤單或不安。如果你萌生受困之感,那確實十分嚇人。我認識的媽媽們,幾乎全都有過前述感受,我當然也不例外。這種現象很常見,對新手媽媽而言尤其如此。

這些擾亂人心的感覺之所以會產生,是因為你不再從事先前的那些消遣娛樂(distractions),我認為瞭解這一點頗有助益。你可以利用增長中的正念,看著那些感覺出現,但不做評斷。如同你探究寶寶為什麼啼哭那樣,也請試著探究你自己和你的感覺,即使是令人不悅的感覺。

但有一件事也很重要,請記住,不要因為你現在有了寶寶,就以為必須放棄所有感興趣的事。我絕對不會建議你:必須一直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寶寶身上(即使你當時並不想這麼做),因為那不是正念。

確實在某些時候,你需要全神貫注在寶寶身上,例如餵母乳或換尿布時。然而也有其他時刻,你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但當你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時(例如閒聊、澆花、購物),也能保持一種廣泛的覺察力,留意著寶寶在哪裡、在做什麼、需要什麼。

祕訣:將寶寶帶在身邊

使用嬰兒背帶(前背式或後背式皆可)可讓你專注於手邊的工作(例如做家事、把大孩子放在鞦韆上),同時保有與寶寶的深刻連結。當我用背帶背著小兒子,並將注意力放在大女兒身上時,我感覺到背部有小兒子的溫熱,他的身體放鬆地貼著我的背。如果他開始煩躁,我的廣泛覺察力可讓我將注意力轉回到他身上,並回應他的需求。

撥出時間練習

如果你已經建立起正式靜心的習慣,或是每天都會花一點時間做瑜伽,那麼幾乎可以確定,在寶寶誕生後的那幾週,一切將陷入混亂。小小身軀竟能造成那麼大的混亂,真是令人嘖嘖稱奇。你可能會發現,時間安排難以掌控;如果你因為寶寶正在睡覺,碰巧有了屬於自己的時間,通常你很可能也想要好好睡上一覺!第十三章將詳述,如何在家庭生活中開闢出正式練習的時間。但在嬰兒出生後的最初幾週,你可能必須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保有規律練習是很難的。所以,在這幾週,取而代之的是,利用換尿布或餵奶等例行任務,做為練習正念的機會。

抱持正念餵食

餵食寶寶可說是練習正念的天然時機,因為這件事每天都會規律發生,你將有很多機會來磨練技巧。我家老大出生後,我覺得必須積極表現來證明自己。女兒六週大時,某天早晨我前往倫敦去探訪一個朋友。我用前背式背帶揹著女兒,在路上走著,然後女兒醒來,開始啼哭。「喔,不!」我思忖著,「如果現在回家餵奶,會耗掉一小時左右。」所以我調整一下衣服和背帶,設法就地讓女兒吸奶。於是她可以盡情吸吮,而我可以繼續走向公車站。我發現這個方法後,便經常讓女兒在背帶裡吸奶。實際狀況是:在我知道她想要吃奶時,經常把她放在背帶裡,這樣我就不必停下腳步,可以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做家事。

靜心練習:餵寶寶吃奶時的靜心

選一個讓你感覺舒適的地方坐下來。留意一下座位如何支撐住你,接著細細思量,你的手臂或靠墊如何支撐住寶寶。寶寶的頭部可以自由轉動、移近或離開乳頭或奶嘴嗎?當你抱著寶寶時,感受一下她的身體貼著你的身體。你感覺得到她的溫熱嗎?隨著你的手指所觸之處,逐一感覺衣服的布料、皮膚或毛髮,它們的質地如何?

在她吸奶時看著她。她吃得快或慢?細細思量滋養她的乳汁如何展開旅程,如何將她連結到較大的植物界、動物界,以及太陽的熱度。

將你的注意力帶到寶寶的呼吸上,還有你自己的呼吸上。

注意寶寶吸奶時有多滿足。隨著吸收到的液體或氣體,她的身體如何改變?她是緊繃或放鬆?

注意你本身的感覺。你的感覺映照出寶寶的感覺嗎?或是兩人的感覺不同調?如果全身上下有任何僵硬或不舒服之處,花一點時間注意它。

注意你呼吸的狀態。注意寶寶呼吸的狀態。

然而,生下兒子後,我一點也不想這麼做了。有機會坐在沙發上餵他,是一天中愉快且平靜的「綠洲」時光。將此設為餵奶的標準作業程序,傳達出一個強烈信號給每個人,包括我自己,那個信號就是:餵奶時光是安靜時光。當時我女兒三歲,她知道在弟弟吃飽之前,媽咪不會從沙發上起身。

餵奶(不論用奶瓶或直接哺乳)是與寶寶正念連結的絕佳機會,你必定能找到自己的方式,讓這個時刻變得特別。單憑我們決定在餵寶寶時不做其他事這一點,想要提高正念就不難,如果你的寶寶張大眼睛仰視著你,更是如此!如果餵奶時刻因某種緣故而難熬,正念也能有所幫助。試著放掉餵奶應該如何的期待,只注意並回應此時此地發生的事。前文中的靜心練習不是要你一成不變地遵守,只是提供一些可能對你在餵奶時有所助益的想法。或者你也可以在自己記得時,留意你的呼吸即可。

我懷老三時,曾想像要利用餵母乳的時間做為正式練習的機會,結果那是最糟糕的時刻,因為餵寶寶吃奶的壓力很大……。關於正式練習的時機,應該預設幾個不同選項,而不是在某個單一時機,最後卻發現不可行。──瑰恩(參見第二七頁)

建立規律生活

關於新生兒,最令人驚訝的事情之一,也許是他們的完全不可預測性。他們似乎不知道白天與黑夜的分別,也可能轉眼之間,從開心發出咯咯聲,變成餓得大哭。

持續手忙腳亂很累人。即使你自認不是一個按表操課型的人,必定也有一些你視為理所當然的習慣與模式。例如,大部分的人每天用餐的次數及時間是固定的,你每天上床的時間可能大致相同,地點也相同,也許你是在起床後馬上沖澡和刷牙,至少,你一向如此生活。現在,家裡多了一個寶寶,一切都變得亂七八糟,你發現自己上午十一點睡在沙發上,幸運的話能夠沖個澡,「正餐」是任何撕開即可食用的東西,你一邊嚼著一邊跑去抱起放聲大哭的寶寶。

一般而言,人類喜愛規律。在實際層面,規律有助於我們為一整天需要做及想要做的事項分配時間;在心理層面,規律可帶走為每件小事做決定的壓力。例如,早餐該幾點吃?早餐該吃什麼?該用哪個盤子?該在哪裡吃?從頭安排這類瑣事,需耗費很多心理能量。規律也可以讓我們感覺安心自在,從那個熟悉的基礎上,我們可以偶爾享受小小的脫離常軌,例如賴床、訂外送餐點或拜訪親戚。

規律可以讓我們倚賴既有的決定與設想,也能讓我們將精力節省下來,投注在更重要的任務上。大家前往靜修營時,會發現每天課程都井井有條,用餐和集會時間都有精確安排。像這樣始終如一的架構,可免除供應基本需求的煩惱,並可釋出維持正念的空間,因為我們不必花時間思考下一餐在哪裡。我認為在一本關於正念的書裡談論規律是很重要的,因為這種可預測性對我們確實有幫助。規律有助於我們適應正式練習,也讓我們更容易時時刻刻保持正念。基於這個理由,我們有必要認清:家中多一個新生兒,會讓練習變得十分困難。當我們突然意識到,我們已經八小時沒吃東西、快要餓昏時,很難產生正念。別擔心!一旦家庭生活恢復舊節奏,或來到一個新節奏,事情就會安頓下來。你可以做一些事來溫和促成它,首先就是承認規律的價值!

在我的大女兒出生後,我想要盡力回應她的需求。我希望她累了就睡、餓了就吃,所以我覺得,試圖訂定規律作息的方式,牴觸到真正的寶寶主導法則。過沒多久,我就知道自己誤入歧途了。結果是我女兒從早到晚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哭鬧,因為她情緒亢奮,根本睡不著。而我沒有在晚上提供她黑暗安靜的空間,讓事態變得更糟糕。

在女兒大約四個月大時,我領悟到,雖然我自認為是在仿效某種「自然」的教養法,但其實並非如此。我思考人類開化前的遠古寶寶(他們接受養育的地點即現今的中非),並領悟到那些寶寶必定是在十分規律的情況下長大。首先,在赤道上,每天傍晚六點左右太陽會下山,十二個小時之後,每天清晨時,太陽再度升起。所以會有一段黑暗的時間,就算會有營火及某些活動,但日間事務已經結束。白天時,活動、臉孔、環境等,總是一致且熟悉。而後,人類經過一番演化,但初到人間的寶寶預期的是那樣的世界。

世界繞著一個寶寶轉,這是司空見慣的事。雖然在最初幾週,爸爸可能開始因為工作而有一些時間限制,但極有可能,每件事何時發生得聽從寶寶的指令。新手媽媽會聽到大家建議:「寶寶睡著時,你也跟著睡吧。」然而,在我家老二出生後,家中對於規律的需求變得明顯許多,大女兒需要在預定時間餵食、玩耍及睡覺。當我明白規律對她有多重要時,也領悟到,規律對身為父母的我們來說,也很重要。

所以我現在很支持規律作息!但當牽涉到寶寶時,應該溫柔一點,情況就好像我們說:「歡迎光臨!這是我們這裡的規矩,我知道你得花一點時間才會習慣。」所以我總是會餵食飢餓的寶寶,會讓累了的寶寶睡覺。對於兒子,我努力從最初幾週便定下早睡的時間,盡我所能讓他睡一整晚,而這表示我也經常在下午六點上床,以便我可以躺在他身邊!

有時你會聽到育嬰專家提倡規律作息,以此做為讓寶寶更受教、更獨立的一環。規律與儀式確實可以讓寶寶更有安全感,所以你是否想要運用它們來讓寶寶更獨立,由你決定。我認為,在這個階段,期望寶寶樂於長時間與你分離,是不切實際的想法,所以我不強調那方面的規律。另外,有些育嬰專家會建議嚴格的規律,甚至不允許父母在一天中的某些時刻出門,我覺得這樣太嚴厲了。

我的原則是:應當用規律來滿足家庭的需要,而非用家庭去滿足規律的需要!

以正念擁抱哭泣的寶寶

一位朋友最近與我分享一段美麗的話語:當我們感覺自己有一些情緒過不去時,例如憤怒,我們應該試著以正念來包容這些情緒,就像母親溫柔抱著哭泣的寶寶那樣。我覺得這真是一幅美好的意象,對我而言,這幅意象立即引發耐心、慈悲心及接納等特質。

這個比喻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它藉助於母親的原型形象,做為和善與諒解的體現。我覺得大部分父母都會對這樣的體驗心有戚戚焉,然而,我也覺得這段話語有點危險,因為它將母親或父母的身分理想化了。

有時候,抱一個哭泣的寶寶「真的」很難。哭泣的寶寶會消磨掉我們的耐心,讓我們感到無能為力。也許你的寶寶已經連續哭了好幾個小時;也許她才剛開始哭,卻是發生在你一整天的緊張忙碌之後,形同將你壓垮的最後一根稻草;也許怎樣哄她都沒有用;也許是在三更半夜,你睏得要命,幾乎快要吐了。你心驚膽戰,怕她哭個沒完沒了,怕她生病,怕鄰居聽到了會說閒話。你可能感覺你被打敗了,你的手臂僵硬,動作焦慮,沒辦法溫柔抱著寶寶。雖然你嘴裡可能仍說著「噓」,卻是咬牙切齒,你可能快要對寶寶動怒了。

真實情況是:父母並非總是知道如何抱他們的寶寶。我所謂的「抱」,不只是身體上摟抱的動作,也包括心理層面的包容。我的意思是「允許」她表達她的情緒(不論正面情緒或負面情緒),並且不帶批評地接納那樣的傳達。有時候,這件事對我們來說輕而易舉、自然而然,有時候卻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我覺得我們可以學習如何以正念擁抱我們的寶寶。

瞭解我們的角色與責任

許多父母陷入困境,因為他們認為,讓寶寶開心是他們的責任,但那樣的想法卻是一個誤解。身為父母,我們的責任是盡力滿足寶寶的需要,但那不等同於讓寶寶開心(或安靜)。當然,寶寶在需求獲得滿足時,比較可能會開心,不過這是兩碼事。唯一需要為寶寶的心情負責的人,是寶寶自己,而當她表達自己的感覺時,你有責任傾聽。

我們需要發展平等心,以便讓寶寶為她自己的快樂負責。平等心是一種均衡和諧、泰然自若的狀態,它幫助我們接納及允許真實情況。一旦我們不去抗拒事實的真相,便可打造出更深的「同理連結」(empathic connections)。當然,平等心不僅適用於養育寶寶,在所有關係中,它都能滋養我們。第四章將深入探討平等心。

我兒子有胃食道逆流的症狀,他總是在哭鬧,只有餵他吃奶時才會停。我們不能把他放下來,而且他幾乎不睡覺。聽到他的哭聲,真是令人難過。我試著趁他吃母乳時,將覺察力放在我的身體和他的身體上,因為那是他平心靜氣的時刻。我很感激自己有機會去注意他的面容和氣味,進而幫助我重新與他產生愛的連結。──艾蜜麗(參見第三二頁)

放任寶寶哭泣

這絕對不是要你忽視寶寶,從科學研究及直覺可知,任由寶寶獨自哭泣,對他們的情緒發展具有負面影響。我想要說的是:當寶寶需要哭的時候,我們必須「允許」他們哭。我們不應該「害怕」他們哭。

基本上,寶寶之所以會哭,是要傳達他們正在感受不愉快的經歷,這種經歷通常是由他們世界裡不太對勁的事所引發。也許他們感到飢腸轆轆,或手腳發麻,或肚子痛;也許他們太過疲累或承受過度刺激。通常我們做父母的都能使點力氣,讓寶寶的世界歸於正位。我們可以餵寶寶吃奶或摟抱她,或帶她去散步,幫助她入眠。一旦她的負面經歷解除,她便會停止哭泣,回復到心滿意足的狀態。

身為父母的我們,心中逐漸形成一幅圖像,覺得寶寶哭等於父母失職。我們不是思考:「我是不是正在盡力滿足寶寶的需要?」而是想著:「我該如何讓哭聲停止?」這種想法的盲點在於:確實有些時候是你「無能為力」的。也許寶寶發燒或肚子痛,也許她太亢奮,睏得要命卻無法入睡。

以正念允許寶寶哭的父母,和試圖阻止寶寶哭的父母,兩者看起來可能差別不大。兩種父母(讓我們以父親為例)都是藉由抱抱、搖動還有唱兒歌來安撫寶寶。差別在於內心狀態。允許寶寶哭泣的父親,內心放鬆且慈悲,他不擔心哭聲會繼續或停止。「我知道你不好受。」他可能在寶寶耳邊低語:「我會繼續抱著你。」

然而,試圖阻止寶寶哭泣的父親,內心感到緊繃焦躁。也許他陷入寶寶的劇本中,愁苦的情境讓他不知所措;也許他又氣又惱,寶寶竟然對他的努力安撫無動於衷。他可能信心全失,飽受煎熬。

諷刺的是,被正念父親抱著的寶寶,平靜下來的速度遠遠超前。寶寶具有同理心,他們會回應我們的內心狀態,因此,放鬆並接納寶寶的苦楚,安撫的效果好多了。

當然,嬰兒恐怕不知道自己在哭或發生什麼事,對於父母的感覺更是毫無所悉。但隨著時間推移,如果我們繼續對寶寶的苦楚感到驚慌或嫌惡,那麼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將負面訊息傳遞給寶寶。首先,我們教給寶寶:不開心是可怕的事,應該盡快擺脫。我們可能開始制定模式,每當不開心浮現時,就會去尋找消遣娛樂或新的刺激。我們對寶寶哭泣的負面反應,可能對他們傳送出一種訊號,那就是我們沒有準備好去接納他們的全部狀態。簡單說,這種行為表示:你開心時,我們比較喜歡你。

這可能與事實相去甚遠。也許你想要阻止哭聲,只是因為看到寶寶不開心,你很難受。通常越是呵護及疼愛寶寶的父母,在寶寶不開心時挫敗感越大。

我家老大還是嬰兒時,我曾掉入這個陷阱。當時我決定要滿足她的每一項需求,不管白天或黑夜,她一餓,我就餵她吃奶,幾乎沒把她放下來過;我也下定決心,去瞭解她每個哭喪的表情或每一聲咕噥後面的原因。所以當她啼哭而我阻止不了時,我感覺好無助。在我兒子出生後,我學會將正念練習應用在他的哭聲上。當他愁苦時,我努力傾聽,用我抱他的方式,讓他知道我聽到了。我記得他才幾週大時,生病發燒了,而我心知肚明,自己沒辦法為他效力。我現在依然記得,那一夜我安撫他時,那種寬心接納的感覺。

祕訣:當哭聲令人難以承受時

雖然以正念擁抱及傾聽,可能是對哭泣中嬰兒的理想回應方式,但有些時候,這種作法並不可行。也許是你本身的童年問題未獲解決,造成你更難接受寶寶的眼淚,也許是目前情況(例如筋疲力竭或分身乏術)阻礙你冷靜傾聽。不論原因是什麼,如果你發現自己因為寶寶而生氣或緊繃,那麼請帶著善意對自己承認這一點。

情況允許的話,找另一個人接手,你的伴侶、鄰居或朋友皆可。如果身邊沒有人可以幫你,那麼把寶寶放在一個安全處所,你到其他房間或花園去喘息片刻,這樣可能有助於讓你的心情穩定下來。你可以為自己做一些事,例如上洗手間或洗把臉。你也可以對朋友、家人或諮商師傾吐心聲,如此可讓你感覺有人相挺。

當寶寶稍大一點,情況將更為明顯:哭泣是免不了的。事實上,在我們擔任子女師表的這個角色時,經常是自己造成小孩淚眼汪汪。當好奇愛問的寶寶和學步的幼童變得更具實驗精神時,父母經常必須阻斷他們的渴望。然而,我們在阻止他們時應該抱持著善意,同時接受一項事實:我們的限制會造成他們的苦惱。如果我們不懼怕他們的眼淚,便可以做出更明智的決定,也可以更明智地引導他們的行為。在孩子的幼兒期,趁早學會慈愛地接納他們的眼淚,可讓你面對日後的教養挑戰時更游刃有餘。

在寶寶哭泣、不開心時,你以正念接納,這也是你能夠給孩子的一件威力強大的禮物。因為你是在教導她:不開心沒關係,她的感覺是站得住腳的。我們可以與不開心共處,並且檢視它,當它準備好時,便讓它過去。這樣是在為你的小孩奠定基礎,隨著她日漸成長,她將有能力對自己的感覺保持正念。

 

※本文摘錄自《正念父母》第三章〈初為父母的正念〉,一中心文化出版社。

Published by:

junginn

鐘穎,高中輔導主任,諮商心理師,雙寶爸。困頓於生死,未脫於輪迴。沉浸在書本與思考裡,以追求真知與開悟為目標。對世上的學問都敞開心胸,在粉專「愛智者書窩」裡漸次介紹跟人類靈魂有關的所有學問。座右銘是「理解黑暗,心存光明」。

分類 占星書目介紹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