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好書介紹:《法老的國度:古埃及文化史》】

埃及、西亞、希臘、與羅馬,是西方文明的四大源頭。在神秘學領域中,埃及的重要性更是佔據首要地位。以占星學來說,埃及文明是金牛(座)時代的代表,象徵物質文明的豐富與燦爛。在塔羅學裡,古埃及人又被視為是大秘儀的創始者,他們利用繁複的象形文及大秘儀將古老的智慧隱藏起來,以免被外人知悉。

埃及學與西亞學可以說是鑑定一個國家是否夠格自稱為先進國家的指標。只有夠進步的國家方能有足夠的資源與視野去研究古文明的興衰,歐、美故不待言,日本這三十年來對古埃及的研究投入之多,也讓所有亞洲國家瞠乎其後。中研院學者蒲慕州,是臺灣極少數的埃及學博士,這本《法老的國度》,就是他以國人的角度去寫的古埃及文化史。

古埃及的研究起於拿破崙的東征埃及,此役雖然以失敗告終,但隨行法軍的研究人員卻帶回了重要資料「羅賽塔石碑」的拓本,於是興起了一股研究埃及的熱潮。終於在學者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1790-1832)的努力下,古埃及的象形文終於破譯,沈寂千年的古埃及文字與歷史才慢慢浮現,為世人所知。

我們熟知的金字塔其實是古王國時期的產物。它並非一開始便以完整的型式示人,而是經過一些演變,從長方形、階梯形,逐漸修正而成,即使是以金字塔形為藍本,也曾經因為設計失敗,讓金字塔必須減少角度重蓋,以免石材過重有壓垮之虞。這個於建造中途被折了角的金字塔稱為達舒(Dahshur)金字塔,雖然在後人的眼光看起來並不完美,但我卻認為有很大的重要性。因為它顯然說明了著名的吉薩金字塔群並非源於外星人的教導(如許多人的猜測那樣),而是歷代工匠與設計師透過實作的經驗慢慢修正、打造而成,是一個純人類智慧的產物。歷史的重要性即在教導我們注意變化的軌跡,而非特定的瞬間。因我們往往為後者絢爛的表象所迷,而忽略了表象背後不斷累積和交互滲透的過程。

從文化的角度來理解埃及是有趣而且有益的。不同於市面上介紹埃及的書籍多以政權遞嬗的角度來談埃及史,文化變遷告訴我們埃及人怎麼生活?特別是我們一直很陌生的文學。蒲教授在書中大量引用了他所翻譯的埃及文學,從內容中你會發現埃及人的生活樣貌,特別是箴言與書信,說明了幾千年前的人類與現在並無二致,一樣是生活在愛欲情仇的社會裡,並為了家計或愛情而苦惱。在埃及漫長的文明中,影響現代文明甚深的猶太教也備受影響,其箴言文學被認為與舊約聖經有關連,死後審判的觀念也顯然影響了基督教的末世觀。更別提阿肯那頓(Akhenaten)法老曾進行過的宗教改革,他企圖將原本多神信仰的埃及改為一神信仰。結局雖然以失敗告終,但猶太教的一神信仰是否受其影響仍是許多學者討論的議題。

埃及文明的消失並非一朝一夕造成的,而是伴隨著政治影響力的低落與軍事力量的衰頹而逐漸質變。尼羅河三角洲長期與西亞各民族互動,甚至不少族群在那裡建立政治勢力,在埃及帝國走下坡的時候,這些民族的影響力就不容忽視。然而,最關鍵的仍是希臘帝國的興起。托勒密王朝建立後,希臘、埃及兩個文明產生深刻的互動,一方面,後期出現的草書體使埃及文字逐漸轉為拼音系統,一世紀後出現的科普特文更大量使用希臘字彙。二方面,大量定居於埃及的希臘移民及本土埃及人都相互使用彼此的傳統姓名,甚至宗教上也出現融合的情況。傳統的墓誌銘在口吻上也改變了,原以讚頌墓主功績的傳統樂觀氣氛,轉為典型希臘式對命運、人生意義與死亡的沈思。最後,基督教的興起使埃及和希臘人有了溝通的橋樑,傳統的埃及宗教不再獨佔民間的信仰。

從考古的證據來看,象形文最後的使用年代大約在四世紀末,草書體也約持續到五世紀末左右。若比較埃及傳統宗教跟基督教兩者神職人員的差異會發現,神廟的祭司不如基督教會的教士那般積極,後者非常重視傳教活動,強調向外的擴展;神廟祭司卻更像文獻的保管者及儀式的行政管理人員。正是這個「華夷之辨」的概念,使希羅時代的祭司為了保護埃及宗教傳統不落入「外人」之手,遂在古典埃及文法和象形符號的基礎上,發展出一套複雜的符號系統,這些可說是加了密後的埃及文字除了長久浸淫其中的祭司外,少有人能夠讀懂。更別說托勒密王朝的統治者,除了末代的埃及豔后克麗奧佩托拉七世(Cleopatra VII)外,竟無人能說埃及語。此等統治階級與民眾的遙遠距離,終於使搖搖欲墜的埃及本土文明消失在歷史舞台之中,其宗教的玄秘也隨之被人遺忘。

那個曾造出吉薩金字塔群來對應星空獵戶座的偉大埃及人,那個曾以醫學和藝術成就讓希臘人為之折服的古代埃及人,他們的神秘面紗正逐漸揭開,但永不可能完全褪下。從神秘學的角度來談,大秘儀是否為古埃及祭司刻意隱藏了重要智慧的工具?在永生的觀念裡,他們是否不再信仰肉體的重生,而在諾斯底(Gnosticism)教派的影響下,改重視救贖的真正知識?埃及的歷史太長了,我們很難相信這麼偉大的文明,沒能發展出超脫世間的智慧。這也是神秘學家仍宗埃及為師的原因。但就一個對人類一切充滿好奇的學習者來說,我相信存在本身即是奧秘,古埃及向我們證明了,文化永遠不能脫離生活。那些死去的知識往往是停頓了的。虛懷若谷才是常保偉大的真正關鍵。

愛智者

(圖片取自:博客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