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玩家必讀的歷史:Pamela Colman Smith】

你可能已經知道了,我們習稱偉特牌的塔羅牌是以創作者偉特(Arthur Edward Waite,1857-1942)命名的。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協助偉特製作這副塔羅牌的女畫家Pamela Colman Smith(1878-1951)其實才是讓偉特牌受到重視的主因。在以前,除了大牌與宮廷牌之外,塔羅牌基本上是沒有畫面的(除了sola-busca之外)。佔了40張的數字牌是以元素加上數字來表義,除了神祕學家與專業的占卜者,很少有人了解數字牌的意義。偉特牌的重大貢獻,就是賦予原本單調的小牌畫面,成為淺顯易懂的連環畫。

所以問題來了,讓偉特牌成為塔羅代名詞的這個偉大貢獻究竟是出於誰的主意與手筆?現在答案越來越清楚,這似乎歸功於我們相對陌生的Smith女士,而不是Waite本人。

從現存的資料裡我們已經發現,Smith女士在創作著名的RWS(偉特塔羅)時僅用了約6個月的時間。6個月,78幅畫,在這麼短的時間裡,A.E.Waite是不可能與她詳細討論並設計78張牌的。最有可能的情況是,Waite將重點放在大牌上,這是他自己承認的,其餘由Smith自己發揮,否則半年的期限轉眼就到,再快的手也畫不出來。他也曾說過,自己比較看重的,是女祭司、愚者、與吊人這三張牌的設計。

如此一來,我們至少可以推論,小牌基本上是Pamela自己的創作。即使Waite有過什麼指導,也想必無關宏旨。為什麼呢?首先,偉特對小牌的解釋幾乎是照本宣科;其次,他對小牌畫面的解釋有不少明顯的錯誤,最著名的是聖杯Ace裡的五道泉水,Waite在書裡寫成了四道。遑論畫面中的許多細節,書裡更是完全沒有提及。顯然Waite把創作小牌的自由交給了Pamela,讓她能根據每張牌的占卜意來自由擇取她想要表達的。

Pamela本就是個具有創作才華的藝術家與靈媒,她閒暇時喜歡聽著古典音樂,並將她從音樂中感受到的一切轉成具體的圖像。這個自發流暢的藝術能力在最重要的神祕學團體黃金黎明協會(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裡得到許多人肯定,知名的愛爾蘭民族詩人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1865-1939)便很推崇她的天賦。或許Waite正是看中這一點,才放心地將創作的自由交給了她。

他們這樣的合作模式跟另一副知名的塔羅牌,托特塔羅的創作過程有很大的不同。作者Crowley與畫家Harris女士的密集通信顯示出,托特牌是在一個漫長而高度緊張的情況下,耗時6年才繪製而成,Crowley多次要求修改畫面的細節,並與Harris說明他的神秘學理念該如何呈現。直到他們二人都過世後,托特牌才得以出版。

若用畫作來比喻這兩副史上最著名的塔羅,偉特牌或許是率性自然的山水畫,托特牌較偏繁複細緻的工筆畫,各有擅場,也同樣百年流芳。

愛智者

附註:圖為Pamela的自畫像,她似乎常將自己畫成帶刀的俠女。

Published by:

junginn

鐘穎,高中輔導主任,諮商心理師,雙寶爸。困頓於生死,未脫於輪迴。沉浸在書本與思考裡,以追求真知與開悟為目標。對世上的學問都敞開心胸,在粉專「愛智者書窩」裡漸次介紹跟人類靈魂有關的所有學問。座右銘是「理解黑暗,心存光明」。

分類 塔羅專文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