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意象的宮廷人物 】07 權杖國王與聖杯國王

國王的基本特質是土,是宮廷人物中最穩重的角色。四種元素的能量分別在此處落實,體現為一種物質的創造力。自侍衛(念頭與想法)、騎士(行動與嘗試),而後轉往王后(細緻與抬升)與國王(產出與回饋),不同的路徑,代表傳統兩性的不同選擇,更代表個人價值的差異。職此故,愛智者在這裡必須不厭其煩地再次強調,國王與王后乃是平等的存在,他們是個人成長的不同選擇,無關優劣對錯。過去將王后視為低一階的國王,以及個人發展第三階段(而以國王為發展的最高階段)的看法,不僅不適合這個時代,也違背了生命之樹的理論。在生命之樹的理論中,國王與王后各居男性與女性之柱的頂端,兩者並無高下之分。今日我們學習塔羅牌,也應作如是觀。

權杖國王:莫那‧魯道(1880-1930)

莫那‧魯道,是賽德克族德固達雅群(Tgdaya)馬赫坡社(Mhebu)部落之頭目,他和族人的故事近年因為史詩電影《賽德克‧巴萊》而逐漸為人所知。過去的教科書裡將他描繪成抗日英雄,影響了霧社事件的發展。事實上,他並非因為族群問題而對抗日本政府,他的行動更多地來自文化傳統受迫的意識。我們今日應當用更寬廣的眼光來解讀霧社事件並看待原住民族當時的景況。原住民並非如多數人想像的是鐵板一塊,他們當中亦分為不同亞群,分屬不同部落。部落與部落間猶如我們熟知的戰國時代那樣,彼此具有合縱連橫的關係。明乎此,就能了解為何霧社事件發生之後,日人竟能有效利用族群矛盾來對抗日勢力施加打擊了。莫那‧魯道長得非常高大,大約190公分高,日人收服臺灣原民各部落之後,曾邀請各部落領袖至日本內地參觀。名義上是邀請,實質為恐嚇,目的在讓各部落領袖見識日本卓越的工業能力,以達到恫嚇的效果。此舉果然有效,莫那‧魯道反抗日本,恢復族人傳統的心果然受到了潛抑,不敢隨便造次。事實上,他密謀反抗的時間很長,在霧社事件爆發之前他已有兩次抗日準備被察覺的紀錄。

霧社事件的導火線是莫那長子達多‧莫那(Tado Mona)在部落婚禮中,向日警吉村克己敬酒遭拒所致。據載,吉村不僅回絕達多的好意,還動手侮辱了達多,此舉引發族人不滿,群集圍毆警察。毆警在當時乃是大罪,莫那魯道知道此事難以善了,乃決定先發制人,聯絡各部落(共得六社千餘人的支持)在1930年10月27日襲擊了霧社地區的所有日本機關。當時在霧社公學校的情況最為慘重,日人婦孺亦難倖免,可見原民積怨之深。在事件發生之前,日本逐步禁絕原住民紋面與出草的習慣,並利用部落間的心結彼此牽制,並慫恿他們相互攻擊,傳統獵場的喪失加上逐步現代化造成的部落經濟的崩潰,都使得莫那‧魯道的反抗行動受到許多人的支持。事件發生後,臺灣總督府大為震驚,調派軍隊大力彈壓,未料臺南分隊卻在原民的地形優勢下受到強烈打擊。日本遂使用毒氣彈攻擊原住民,原民敗退,除陣亡者外,婦女幼兒多以自殺明志,見者為之鼻酸。電影《賽德克‧巴萊》上映後,觀眾多有不忍睹此慘況者。達多‧莫那拒降,在與妹妹馬紅‧莫那(Mahon Mona)訣別後自盡。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先槍殺兩名孫子,而後飲彈自盡。屍體至1933年尋獲,並作成標本公開展示。1973年,在學界建議下,終於入土為安。2001年,臺灣銀行發行20元硬幣,正面浮刻莫那‧魯道肖像,紀念他與他的族人事蹟。衡諸臺灣史,未見如此慘烈之抗爭,不僅男子,就連婦女幼兒盡皆殉難。前人刻苦之奮鬥,後人實不應率爾遺忘。

權杖屬火,國王屬土,權杖國王為火中之土。火性格的積極明快在土元素的影像下,逐漸變得務實與審慎,猶如身為部落領袖的莫那‧魯道,為了大局,不隨意表露心跡抗日。直到勢不可挽,方決心與日人拼搏。他是一個悲劇性的人物,夾在時代的巨輪底下,面對現代化與殖民政府的雙重逼迫,傳統的生活方式已無法再繼續。論者抨擊他,說他的行為犧牲了原日雙方多少無辜的生命。殊不知這實是一場生活方式與信仰的戰爭。惟有把我們自己放進那個時代,才能理解賽德克人的無奈。

聖杯國王:林懷民(1947-)

林懷民,嘉義新港人。他與他的舞團「雲門舞集」已經是享譽國際的知名藝術團體,但很少人知道,林懷民還有另一個身分:作家。他14歲時發表了第一篇小說〈兒歌〉,而後便以稿費去上了生平第一次的舞蹈課。考上政大法律系不久,便轉往新聞系就讀。大學期間不僅繼續學習舞蹈與編舞,1969年又出版中短篇小說集《蟬》,成為文壇上矚目的作家。大學畢業後,林懷民赴美攻讀藝術碩士,正式在瑪莎.葛蘭姆以及摩斯.康寧漢舞蹈學校研習現代舞。1973年,創辦「雲門舞集」,帶動了台灣現代表演藝術的發展。林懷民出生仕紳家庭,他的父親林金生是首任嘉義縣縣長,祖父林開泰是留學日本的醫師,曾祖父林維朝則是清領時期的臺灣秀才。他在5歲時即深受電影《紅菱艷》(The Red Shoes)的吸引,該電影曾拿下3座奧斯卡獎,內容描述芭蕾紅伶掙扎於藝術生命與愛情抉擇之間的故事。林懷民非常喜歡電影中的舞蹈和音樂,看完電影後在家中擺動肢體,做出種種舞蹈動作,因此把家中拖鞋都給練壞了。為此,他的母親做了一雙舞蹈鞋送給他。他的母親也是出生於新竹的望族,在〈母親的花圃〉一文裡,滿是母子互動的溫暖親情。

林懷民的成就已不需要再多提,紐約時報評論他:「林懷民輝煌成功地融合東西舞蹈技巧與劇場觀念。」德國法蘭克福匯報認為:「林懷民的中國題材舞作,與歐美現代舞最佳作品相互爭輝。」香港英文南華早報表示:「林懷民是亞洲的巨人…二十世紀偉大編舞家之一。」柏林晨報譽為「亞洲最重要的編舞家」。1983年,他應邀創辦國立藝術學院(即今日之臺北藝術大學),擔任舞蹈系系主任。他並陸續獲頒麥格塞塞獎、紐約文化局的終身成就獎、國際表演藝術協會卓越藝術家獎、美國洛克.斐勒三世獎等,2005年,《時代》雜誌更選他為「亞洲英雄」。除了在舞蹈與文學上的成就,另外值得一談的,是他對流浪與對後輩年輕人的提攜。他提及「年輕時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在得到行政院文化獎的獎金後,他雖然很需要這筆錢,但仍將這筆錢捐出,成立「流浪者計畫」,支持臺灣有夢的年輕人去旅行,他要求受資助者必須將旅行過程中的成長與經歷給紀錄下來並予以出版,當成是一種整理與對社會的回饋。他希望年輕人能夠趁年輕的時候去看世界、打開視野,而後用這個經驗來滋養和豐富自己的人生。即使做為世界知名的藝術家,他仍清楚地知道,流浪與自我對話對於創作有多麼重要。臺灣也因為有他,而吸引了許多國際的目光。藝術的穿透力真正有著無遠弗屆的影響。

聖杯屬水,國王屬土,聖杯國王是水中之土,代表藝術心靈的落地生根與豐富產出。林懷民曾說,「我這個人不是那種偉大的知識分子,我總是由人生經驗的某些東西引發對於世界的好奇,我是這樣的人。」所有令人動容的創作都必須抱著一個好奇心和周遭的人事與土地產生聯繫。現在社會有多少年輕人像「失了根的蘭花」,茫然無措,找不著方向。去流浪吧!放下相機,沒有目的,用你的身體去真切的感受。或許,路就在你的腳下。

2014.2.12.愛智者

Published by:

junginn

鐘穎,高中輔導主任,諮商心理師,雙寶爸。困頓於生死,未脫於輪迴。沉浸在書本與思考裡,以追求真知與開悟為目標。對世上的學問都敞開心胸,在粉專「愛智者書窩」裡漸次介紹跟人類靈魂有關的所有學問。座右銘是「理解黑暗,心存光明」。

分類 塔羅專文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